当一个女明星创业失败

在互联网流量的时代,不少名流爱炮制故事以吸引流量,如卡戴珊一家;而有些名流则在流量变现上没有跟上时代脚步,比如贝克汉姆一家。

最近,贝家故事又出新番了,这一出可能是“失千金贝府仍度假,惹龃龉婆媳又争端”。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维多利亚·贝克汉姆生娱乐圈为顶流女子天团成员,但在时尚界,则是毋庸置疑的失败企业家,其时尚品牌也在这几年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贝嫂同名的时装公司目前债务高达540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超过4.4亿。公司的品牌发言人也向英国小报《镜报》证实了其面临重大财务危机的事实。

根据发言人公布的数据,受到疫情等外界因素的影响,该公司的总营收下降了6%。虽然公司高层已经通过调整业务模式、控制现金和支出、提升公司业务成本效率等手段,令其运营损失减少了57%,但这无法改变公司整体的颓势。

与此同时,一些顾客发现该品牌的时装正在以三折的价格出售,一向都不喜欢打折,喜欢走高冷路线的维多利亚·贝克汉姆都开始清仓大甩卖了,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由于常年处于亏损状态,如今这家时装品牌亏损倒也不再是个能引起看客关注的新闻了:自2008年创办以来,这家公司因为“设计、销售和经营”方面的支出严重超标,至少有四个财政年度处于趋近破产状态。

不是在度假,就是在去度假的路上——有欧美网友这么贴心的描绘贝克汉姆一家的生活。

几周前,贝克汉姆一家在一艘价值2.29亿美元的豪华游艇上度假。这辆游艇的夏季租金在每周160万美元左右。

而最近,他们一家人又到了迈阿密游玩,至少在社交网络上,每个人都看起来十分尽兴,有时候甚至尽兴过了头——不到14岁的小七被拍到驾驶一辆水上摩托,这在当地是违法行为,一位弗洛里达鱼类与野生动物保护委员会的发言人表示,贝克汉姆夫妇作为监护人是失职的,“他们必须为此负责”。

显然这样的警告并没有吓到见多识广的贝克汉姆一家,他们依旧美美度假美美po照,显然无论是法律还是损失,都无法动摇这个家庭分毫。

贝嫂可能是早已坚定了信心,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自己的时装品牌,她身边的友人坚定了这一看法并表示:“她就算被批评是虚荣心作怪,也绝对不会放弃,因为这象征了她这个人,她对此非常有热情。”

尽管欠下了一大笔钱,但该公司消息人士表示,新的美妆业务正在向前发展。他们补充说:“维多利亚·贝克汉姆美容公司今年继续扩大其产品组合,推出了一系列成功的产品,其中包括一流的美容和护肤产品。”

连年亏损还能继续经营,甚至开辟新支线的原因,当然还是因为维多利亚背后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撑——老公大卫·贝克汉姆。

据媒体报道,尽管受疫情影响,但贝克汉姆夫妻在2020年光是股息就获得了810万英镑。贝克汉姆的公司大卫·贝克汉姆风险投资公司(该公司管理着贝克汉姆的全球品牌)支付了这笔款项。

在签署了几份数百万英镑的赞助协议后,该公司今年的利润为1060万英镑,居然高于2019年的900万英镑。

赞助项目包括与电脑游戏集团艺电(Electronic Arts)、阿迪达斯(Adidas)和健身连锁企业F45签订的协议。贝克汉姆的另一项业务Seven Global提高了利润,该公司与香水品牌科蒂(Coty)和意大利眼镜制造商Safilo签订了合同。

这还只是投资利息而已,贝克汉姆的商业版图还包括各地的优质地产:伦敦西部荷兰公园的联排别墅、美国迈阿密的富人公寓,以及全球其他豪宅;以及“无本万利”的生意,他本人的代言。

如今贝克汉姆手里还握着阿迪达斯、帝舵表和金沙酒店、玛莎拉蒂等优质的代言合同,财富总值达到4.5亿美元,折算成人民币的线亿元。要解决妻子事业上的财政困顿,也就是小菜一碟。

布鲁克林婚礼不过一个月,儿媳妮可拉和贝嫂不和的绯闻一度喧嚣至上:这两位社交名流数月没有在社交网络上互动,甚至连布鲁克林发的关于妻子的内容,贝克汉姆一家也无人点赞。

不久前,妮可拉在社交网络晒出一张自己肿眼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刚哭过,让新婚妻子哭泣的原因,自然不是狗仔拍到鞍前马后百依百顺的年下丈夫,诸多线索都指向了贝嫂本人。一张照片,让婆媳不和的绯闻更真实。

八卦媒体《第六版》(Page Six)报道了这对婆媳之间的状态并以“冷战”来形容。该媒体认为,两位辣妹早在婚礼前就已有龃龉,作为时装设计师,贝嫂想让儿媳穿自己设计的婚纱参加婚礼,但显然千亿身价的儿媳也开始嫌弃婆婆自家品牌。

据说贝嫂对于儿子称呼自己的妻子为“新贝克汉姆夫人”也十分不满。不过在布鲁克林的最新专访中,他表示媒体大多是空穴来风,所谓的婆媳不和是不存在的。关于婚礼的婚纱,并不是妮可拉不想穿贝嫂设计的婚纱,而是贝嫂的设计工作室“做不到”,其承担不了所有出席女性的礼服设计,因此妮可拉才选择了其他品牌。

新儿媳作为百亿富豪的娇宠女儿,在这段婚姻关系里牢牢把握着主导地位,以至于布鲁克林和贝家关系也渐行渐远,连贝嫂为其引荐推荐的一家时尚品牌的培训也不再参加。

可能大布内心的想法还是想当一个厨子吧,在TikTok一位采访豪车路人的博主中,大布正好被撞见,当被问到是什么职业时,他也是犹豫了一下,然后说自己是个厨师。

但贝嫂也深深清楚公司面临的危机。作为世界顶级名流维多利亚·贝克汉姆推出的同名时装品牌,将其定位为现代女性的真正衣橱,主打以贝嫂本人的时尚视角,为用户提供更高级的时装。

公司在2008年成立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赢得了一大批一线粉丝。仅仅三年后,维多利亚·贝克汉姆就在英国时尚大奖上获得了令人垂涎的年度设计师品牌称号。

而在疫情的这三年,贝嫂为了保证公司的继续运营,又向股东借款920万英镑,以偿还到期为偿还的银行贷款。

除了疫情的缘故,这也和贝嫂本人的个性有关,她根本不在乎这几年时尚产业里发生的根本性变化。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贝嫂的品牌定价太高,走高端路线,动辄上万元的连衣裙,在充斥流量的社交网络时代,几乎无人问津。

她试图在社交网络上接近年轻人,但YouTube频道被她做成了广告频道,后来转型做美妆博主,更新频率太低,粉丝也就停留在十几万左右,根据英国媒体的报道,贝嫂的社交网络账号给她带来的收入,每天也只有25英镑左右。

在许多网友看来,贝嫂可能只是在品牌挂了名,实际上参与了多少设计工作,也值得打个问号。

贝嫂的品牌有多少是贝嫂本人的名气溢价?这些溢价又值多少钱?都让品牌形象在大众心里大打折扣。

再加上疫情影响,消费者们开始谨慎购物,维多利亚·贝克汉姆这样的品牌显然就不在他们的购物车内了。婆媳纷争,公司巨额亏损,不知道一向要强的贝嫂还能不能挺过这道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